梧桐彩票

提到江南文脉,人们首先联想到的往往是从古到今流动不歇的水,可是一旦‘江南文脉’与‘文明’相联系,在我脑海里浮出的形象却是光芒四射的火。10 月 29 日,第二届江南文脉论坛开幕式上,南京大學域外汉籍研究所所长、教授张伯伟带来的主旨演讲《江南文脉与东亚文明》,从一开始就深深吸引了在场嘉宾的注目。

江南文脈不止是水,更是火?

张伯伟表示,把江南文脉与火联系起来不是他个人的  私见 ,而是来自历史与千百年来的人文情怀。

直到十九世纪末以前,在东亚地区存在着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文明世界,中国、朝鲜、日本、越南、琉球诸国,共同构成了东亚汉文化圈。 张伯伟表示,汉字是形成东亚汉文化圈最根本的基础,儒学和佛教是其精神支柱,文学则是盛开的精神之花。 虽然东亚文明的形成并不是由江南文脉决定的,但东亚文明由小苗成?为树大根深、枝繁叶茂,离不开江南文脉的滋养。

爲此,他提到了曆史上的多個有趣現象。

比如,朝鲜半岛历史上三国时代新罗朝中后期的  花郎道 。这是当时社会上颇为流行的一个民间修养团体,是人才养成的基地,对国家的兴衰存亡起到重要作用。其首领名为  花郎 ,门徒则为  花郎徒 。这一风气最初始于中国北方的  燕夫人 。 花郎  的人选标准,受到来自中国的魏晋名士、名僧风流的影响。

再比如,《世說新語》一書在在江戶時代的日本,風靡程度超過了同時期的朝鮮和中國。在當時的日本關東地區,只要精通《世說新語》一書,便可成爲名家,與精通經史的學者並駕齊驅。

張伯偉還特意提到了一個人,朱之蕃。

他表示,在今天南京市秦淮区水西门附近,有一条巷子叫朱状元巷,这是为了纪念明代万历二十三年南京的状元朱之蕃而命名的。 在东亚文明的发展中,他作为江南文脉的代表人物之一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他还提到,清代乾隆以后,北京琉璃厂书肆是朝鲜文人最多光顾的场所,而江南是刻书业的重镇,琉璃厂的书籍也大多来自江南。朝鲜使臣徐有素谈到北京琉璃厂时就曾说 : 盖无书不存,然犹不及于南京书肆云。凡求于北京书肆而未得者,往求于南京而得之云。

就江南文脈與東亞文明的曆史來說,有無數事、無數書、無數人可以去了解去研究。

直到十九世纪之前,把中国称作‘中央之国’是十分准确的,所以当今中国人每天在做的,也就是为恢复两百年前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而努力。今天的中国,已经在迅速改变自十九世纪以来的落后面貌,越来越多地吸引了世界的目光,处在这样一个时代,中国学术也应该在理论和方法上对世界有所贡献。 张伯伟认为,尽管前路还很漫长,但现在中国已经到了踏上这条道路重新出发的时候了。


關注南大招生小藍鯨,新鮮資訊一手掌握!


來源:現代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