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彩票

近一段時間,香港社會在激進示威分子騎劫之下,出現了持續不斷的暴力事件。激進分子強闖立法會並肆意破壞,殘忍傷害維護秩序的警察,包圍呼籲制止暴力的大學校長官邸,毀壞建制派議員父母墓地。7月21日,更發生了激進分子圍堵中聯辦、汙損國徽的惡性事件。元朗發生的暴力沖突亦引發全香港社會的震驚與譴責。關心香港的人們不無痛心地感到,香港社會正在撕裂,“東方之珠”似乎淪爲“暴力之都”。

不斷升級的暴力事件表明,激進分子的目的並不是其所聲稱的表達不同政見、推動社會革新。他們的行爲破壞了香港社會安定、挑戰了憲法和基本法權威、觸碰了“一國兩制”底線、侮辱了中華民族情感、喪失了人性與良知。當下,亂局未有完全平息的迹象,令渴求恢複秩序的人們一次次失望。

香港是一座深度國際化的城市,曆史和現實都表明,外部勢力有時會對香港社會産生“穿透性”的影響。近來諸多迹象顯示,香港社會出現的每一次新動蕩,恰是在上演“顔色革命”的舊劇本。近日,一些反對派人士公然呼籲外國政府和組織幹涉香港事務;而部分西方媒體以偏頗的立場,用片面的報道誤導受衆,對香港警察的正當執法進行汙名化。這些事件助長了香港激進分子的囂張氣焰,使管治力量陷入投鼠忌器的困窘,導致今天令人痛心的局面。

孫揚:南京大學曆史學院副教授、香港研究所所長

法治是香港社會珍視的核心價值,正是法治維護了香港的多元和自由,一旦法治不存,多元和自由只會走向自己價值指向的反面。言論自由,不包括散布仇恨言論的自由;集會自由,不包括利用集會實施暴力的自由。這些應當是起碼的社會共識。從曆史來看,二戰結束後的一段時間,香港社會矛盾激化,社會沖突時有發生。正是經曆過暴力頻仍的歲月,香港民衆才如此珍視法治價值和社會安定。香港的法治、秩序與包容曾給無數內地訪客留下深刻印象,也成爲這座城市贏得世界尊重的核心要素。

暴力是香港社會不能承受之痛,用暴力的方式能夠改變産業結構?能夠結束地産霸權?能夠找到人生出路?能夠化解民生困境?如果香港社會就這麽一直亂下去,經濟複蘇將受到拖累,發展的機遇期也會錯過,香港最終將逐漸失去所有的優勢。事實上,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一直以來都在爲應對香港民生問題殚精竭慮、擘畫藍圖,大灣區建設規劃即包含了化解香港民生難題的考量。而香港反對派,特別是受到西方授意的那一部分人有意“逆向思維”,總是將善意的惠港舉措曲解,進而挑起事端。

“治”與“亂”在一定程度上取決于人們的心態,既然是標榜有著自我修複機制的“強社會”,香港就必須在反對暴力這一底線上達成共識。無論持何種政治觀點,人們都應該且必須建立共識,那就是:反對暴力、捍衛法治、維護安定、堅守最基本的社會底線,回歸理性化解社會矛盾的路徑,繼續尋求發展前進的方向。如此這般,香港青年才有實現光榮與夢想的可能。

關注南大招生小藍鯨,新鮮資訊一手掌握!

來源: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