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彩票


陳恬,南京大學文學院戲劇影視文學系副教授,主講中國戲劇史、外國戲劇課程。主要從事中國傳統戲劇研究和當代劇場評論。兼任《戲劇與影視評論》副主編、Theatre and Performance DesignRoutledge, London)編委。在教學、研究方面均有所建樹,深受同學們的喜愛。 

   

推開文學院的大門,感受到的或許是百年的學術積澱,或許是《青衣》《蔣公的面子》《雜音》等一系列優秀的作品帶來的啓迪,或許是院樓內靜谧的氛圍濃厚的書香氣,或許是文學院教師淵博的知識和獨特的人格魅力。陳恬老師正是其一,她的可愛令人印象深刻,她的課堂總是爲學生稱贊。 

   

   

“是莎士比亞和關漢卿有趣”  

   

   

提及陳恬老師的課堂,大多數同學的第一反應都是“有趣”。課堂上對莎士比亞劇本的分析,對古希臘神話體系的梳理,對當時劇場情況的介紹,總能使人感受到她對戲劇發自內心的熱愛。在“南京大學有哪些有趣的老師”這一知乎問題中,網友蘇玖玖的高贊回答便對陳恬老師上課時的情形做了詳細的描述: 

   

“我真的很愛陳恬老師,真的,她上的中國戲曲舞台概論,明明是個面癱少女,卻經常自己爲了一些有趣的點在台上笑開花,有一次給我們展示當年粉戲的老照片,指著PPT強調,眼睛都興奮得眯起來……”  

     

對于同學們的評價,陳恬老師謙虛地表示“她只是盡了本分”——“主要不是我,是戲劇有趣。好的老師可以把微積分講得有趣,我把莎士比亞和關漢卿講得有趣,其實他們比講稿之中的更有趣。” 

   

在多年的求學、教學生涯中,南大似乎一直沒有變過,自由的形象,誠樸的學風一直在老師心中——“從來沒有人幹涉我應該做什麽課題、寫什麽文章,也沒有人規定我要怎麽上課、怎麽考試。” 

   

而學生的狀態卻是不斷變化的。近年來國內不斷上升的演出市場讓學生有更多的機會走進劇場,接觸國際頂尖的作品;南大日益豐富的戲劇交流平台和不斷改善的劇場實踐條件也使得學生對專業的熱情和自主學習的積極性都比以往更高。這種情況下,知識在課堂上的權威性有所下降,曾經被視爲金科玉律的戲劇範式和“本質”的東西被打破,不再需要傳達給學生。僅僅告訴他們戲劇的前世今生或許就足以啓發關于未來戲劇的想象。盡管教學看起來“日以輕松”,困難卻依舊存在,老師坦言,“近幾年我的一個主要焦慮就是,我要更加用功,不斷更新知識,才配得上這些學生啊!” 

   

   

“在劇場裏生,在劇場裏死”  

   

   

在過去的一年中,陳恬老師曾走過不同的城市,在劇場中看過80余場戲。這種看戲的經曆對于老師來說,也有著非比尋常的意義。 

   

“別林斯基說過:‘去吧,去看戲吧,如果可能的話,就在劇場裏生,就在劇場裏死。’這樣文藝煽情的話我說不出口。從專業的角度來說,今天的戲劇藝術是一種關系性的藝術,一種過程性的體驗,只有走進劇場才能理解;從個人的角度來說,即使死宅也需要有置身人群、擁抱世界的時刻。” 

   

劇場能給我們帶來感官上和心靈上全方位的刺激,它使得我們在一個固定的空間和時間範圍中面對更加複雜的世界,更加真實的自己。然而,當下的劇場也似乎在遭受著來自各方面的沖擊。電影電視媒介藝術的迅速發展和ACG文化的異軍突起,都需要劇場不斷去尋找無法被取代的藝術表達潛能,以區別于其他能夠提供相似故事和人物的藝術媒介。但這對于戲劇來說,是挑戰,也更是機遇。   

   

同時,現代科技與戲劇的關系似乎也值得我們深思。一方面,從古希臘的“機械降神”到如今的虛擬現實,都表明劇場一直在積極地吸收最新的技術;而另一方面,對于技術的利用也會引發戲劇這門曆史悠久的高雅藝術是否墮落的擔憂。提及這個問題時,老師引用了本雅明的觀點: 

   

“人類感性認識的組織方式不僅受制于自然條件,而且也受制于曆史條件。” 

   

她十分贊成在劇場中試驗一切新的技術手段,“技術正在強有力地重塑人類的感知方式。如果我們已經身處一個虛擬現實和賽博格的世界,而劇場仍然保持文藝複興時期的樣子,難道不是一種扭曲和虛假嗎?”對于老師來說,不論是將戲劇等同于文本,還是將其捧上高雅和經典的神壇,或多或少都會造成戲劇與時代的剝離,使之與人類痛癢無關,而淪爲一種安全而穩妥的審美或娛樂。 

   

   

“在一個具體的曆史語境中理解戲劇”  

   

   

本科就讀于經濟系的陳恬老師,懷著對于戲劇的熱愛和一顆文藝青年的心考入了戲劇影視文學系。這兩個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專業,其實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對于戲劇這樣一門高度依賴集體、依賴物質,因而有廣泛社會關聯域的藝術樣式來說,經濟學可以提供很多研究方法上的支持,幫助我們理解人和人的行動。所以我會跟學生說:堅持讀《經濟學人》,你會成爲更好的編劇。並不完全是講笑話。” 

   

在課堂上,老師始終希望學生們明確一個觀念——戲劇不等于文本,而文本不等于思想。僅僅像中學閱讀理解那樣,總結主旨大意、遣詞造句是沒有辦法深入理解戲劇的。對于戲劇這樣一個高度依賴社會的媒介來說,我們需要“知人論世”,在真正了解一個具體的社會環境後再去理解劇本本身。 

   

出于這樣的考慮,老師曾爲我們布置過一個作業——想象你是某一個曆史時期的觀衆,去看戲會有什麽體驗?老師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通過思考當時城市中的劇場數量、劇場在城市中的位置和交通條件、結構、容量、舞台技術條件、投資者和管理者、演員的教育程度、職業化程度、性別構成、收入水平等等問題,“在一個具體的曆史語境中,理解戲劇意味著什麽。” 

   

   

“和世界對話”  

   

   

如同其他藝術,戲劇學習的方法似乎也是可意會而不可言傳的。我們似乎總渴望自己有驚爲天人的才氣或者是數十年的勤奮與積累,來支撐自己在這條開滿鮮花卻也荊棘密布的路上走得更遠、更好。這裏,陳恬老師也提出了一些她自己的建議: 

   

最重要的是開放的心態。對于創作者來說,戲劇不是一個由前人規定好的樣子,而是對人類表達自身的不斷探索與追求。只有擁有開放的心態,才能不斷回應這個豐富多彩卻也變化多端的世界,而只有有了回應,才能使創作出的戲劇獲得有關人類、生命、社會真正的意義。“我希望我的學生不是去模仿戲劇在一千年前、五百年前的樣子,而是去創造我未曾想象過的戲劇。” 

   

其次是強健的體魄。“不管是寫劇本還是寫論文,演戲還是看戲,腰椎都很重要。“老師如是說。 

   

最後,陳老師也對想報考戲劇影視文學專業的同學說: 

這個世界充滿難以想象的苦難,學習戲劇是一種特權。所以,要學得開心,要和世界對話。 

   

   

推薦書目 

   

1、《戲劇與影視評論》,南京大學戲劇影視藝術系主編雜志,同名微信公衆號或淘寶南大黑匣子有售。 

2、斯蒂芬·格林布拉特:《俗世威爾:莎士比亞新傳》 

3、伊萊娜·內米洛夫斯基:《契诃夫的一生》 

4、梅蘭芳:《舞台生活四十年》 


  

關注南大招生小藍鯨,新鮮資訊一手掌握! 

(來源:“南大招生小藍鯨”公衆號)